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页 > 业内新闻 > 问题研究

校园书店如何办出特色和活力

——高校校园书店健康发展系列之一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范燕莹 发布时间:2020-06-29

  

        编者按 2019年7月,教育部印发《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为各地推进高校校园书店建设和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在这一年,高校里多了不少新开张的实体书店。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扶持下,在各地积极推进高校校园书店建设新的时代背景下,高校校园书店如雨后春笋般建起来,对这一现象点赞的同时,业界应思考如何更好地令其“活下去”。《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就如何实现高校校园书店可持续健康发展这一话题进行了采访。本期推出高校校园书店健康发展系列报道第一篇,以飨读者。

        由北京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北京“遇见一家书店”征集活动“最具人气书店奖”近日揭晓。此次入选“最具人气书店奖”的实体书店一共有10家,外研书店、团结书社作为仅有的两家高校校园书店,在北京众多有特色的实体书店中脱颖而出实属不易。

        最具人气,体现的是一家书店经营的特色与活力。外研书店、团结书社的共同特点是,均由大学出版社主办,符合各自大学气质,风格特色明显。《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以这两家书店为切入点,约请相关负责人谈高校校园书店如何办出特色和活力,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

定位 书店特色根植于高校内在气质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实体书店无法开门,即使开业客流也受到较大影响,但是外研书店在学校、出版社的支持下于4月8日全面复工,这在书店,尤其是高校校园书店中算是比较早的,并且通过原版书特卖等活动,促使书店销售和客流逐渐恢复。”外研书店总经理付帅告诉记者,这是书店能够入选“最具人气书店奖”的原因之一。

        高校校园书店想要办出特色和活力,首先还要回到如何正确认识高校校园书店这一根本问题上来。“校园书店的特色不是‘拿来主义’,而是根植于、生发于所在高校特色的内在特质。”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赵秀琴说,高校校园书店要紧紧地结合学校特色,考虑到书店所辐射的读者需求,才能更好地服务师生。由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读者服务部升级改造而来的团结书社,其经营定位紧紧围绕3个层次“民族—高校—社区”,紧紧围绕民族文化类图书为主的销售展开经营,提供特色书单服务,联合本校师生开发民族文创产品,举办相关特色阅读活动,从而使团结书社由传统的小众型出版社下属的书店卖场转变为立足于民族类出版物、立足于中央民族大学,服务全校师生以及周围社区居民的大众型复合经营实体阅读体验空间。

        “准确定位、聚焦经典、沟通中外。”这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杨丹对于外研书店的传承与创新提出的三点建议。首要的一点“准确定位”,就是要把握书店定位,充分发挥语言和区域国别研究优势和特长,服务语言及相关学科教育和学习的社会需求。“高校校园书店也是书店,只是位置比较特殊,坐落在校园内,这就先天决定了高校校园书店应该立足高校,结合学校的特色、定位,做好书店的特色和定位,以做好师生的服务。”付帅说,作为校园书店,一方面要继续在语言特色上更为深入,利用和出版社对接的优势,获取最新学术出版成果,争取成为教师群体科研助手;一方面要围绕学生需求,在做好教材、读物配套的同时,提供更多指导性书单,引导大学生阅读。此外,还将联合校内创业团队开发更具北外特色的文创产品和活动。

对内 紧密依靠学校做好特色服务

        由于推广全民阅读的原因,国务院参事樊希安在全国范围内考察了一批高校校园书店后,对于高校校园书店建设,他提出了建议,高校校园书店要紧紧依靠高校,把高校作为建设、运营校园书店的重要支撑和依托。图书选品做到精准服务校园师生,文创开发体现校园文化特色……对此,很多高校校园书店不但是这么设想的,也是这么实践的。

        从2015年起,清华大学校长邱勇每年都会给本科新生赠送书籍,包括《平凡的世界》《瓦尔登湖》《艺术的故事》《从一到无穷大》《万古江河》。走入清华大学邺架轩阅读体验书店,迎门而立,就能看到这样的“校长推荐”和“重点推荐”专区,非常醒目。另外,店内的“清华作者”专区、《清华大学荐读书目》图书专区、“最受清华师生欢迎的10本书”专区、“历届活动主题图书”专区等同样凸显清华特色。位于复旦大学校内,有着20多年历史的鹿鸣书店,一直为学校的文史学者提供个性化服务,书店根据他们开出的书单,寻找和购买相对小众的学术书籍。

        于2019年年底投入运营的中版书房·上海交大店,是中版书房的第一家高校校园书店,其对于图书选品非常看重,希望能够促进大学生整体素养的提升。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副总编辑、上海中版图书公司董事长刘佩英说,考虑到集团旗下出版社图书的整体风格特色,大学生是他们未来非常重要的读者对象。“校园书店的建设,让我们接触到更多的年轻人,更早地接触到我们未来的读者群。”在她看来,无论是打造优美的书店环境,还是提供茶饮、简餐等多业态经营,已逐渐成为现在书店的标配,“但作为一家书店,还是要以图书的选品和内容取胜,我们的校园店不销售考试、教辅用书,我们希望提供更高端的图书产品,能够真正促进大学生的精神成长。”

        在活动举办上,高校校园书店同样积极加强与学校的互动和合作,打造特色精品文化活动。明德书店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定期进行“明德大讲堂”活动,内容囊括从哲学到历史、从法律到文学等各个人文领域,现在“明德大讲堂”已经逐渐成为出版社和学校对外的一张名片。记者发现,外研书店在此方面的做法也颇有特色,他们充分利用学校老教授这一宝贵资源,发挥他们在书店运营中的作用。其具体做法是,聘请10余位退休教授担任书店的“荣誉店员”,这些教授店员可不一般,其中有北外原党委副书记裴玉芳、英语系退休教授张耘等多位重量级专家学者。“教授店员”平时不需要坐班打卡,只需在图书推荐、读者答疑等方面予以指导,但是到了关键时候也会亲自“披挂上阵”。2019年8月,为响应北京市委宣传部“百店千场”活动,书店特别策划了“教授店员系列讲座”,教授们从专业角度出发,侧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国情、文化介绍,为读者奉献了既有国际视野,又具人文情怀的精彩讲座。“高校同样也是一个社群,除了师生之外,还会有老人和小朋友,所以我店抓住这个特点,做了‘老教授荣誉店员’和‘研妈妈绘本故事会’两个长期项目,以做好‘一老一小’的服务。”付帅说。

对外 走出学校迎来更多想象空间

        6月19日,位于上海虹桥丽宝广场的大夏书店·丽宝店正式开业。开业当天,书店即迎来了“粟上海”文化品牌的入驻,书店将与“海上文创”等文化品牌合作,引入以红色文化、海派文化等为主题的精品文创。大夏书店推出首家品牌授权店,成为上海高校校园书店走出校园进商圈的一大创新案例。

        “校园书店的影响,可以不局限于高校,只要做得够好,想象空间还是蛮大的。”付帅介绍,2018年4月,外研书店受邀入驻东升科技园,开设首家分店。“今年我们也主动对接园区资源,希望能够对学生的就业有所帮助。”在加强校内外的互动上,博库书城徐工院店也有创新性做法,它不仅是一家独具建筑特色的高校校园书店,也是徐州市新城区第一家面向市民开放的校园书店,不仅接待本校读者,也面向全市开放,成为社会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组成部分。

        如果说,很多高校校园书店在服务本校师生、突出校园文化特色方面做得相当不错,那么,在打通校内外,对资源整合的串联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与发展空间。客观来说,相比之下,机制更加灵活的民营文化企业在此方面更有优势。“专注于高校文化与社会资源的有序嫁接。”这是时光文化总经理崔琦对其大学时光书店的独特理解和定位。

        2020年年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高校校园书店几乎都无法正常营业,时光文化改变营运思路主动出击,将疫情影响转化为疫情“红利”。在浙财时光店的运营上,借着浙江财经大学创业学院承办浙江省教育厅主办的“浙江省第三届大学生乡村振兴创意大赛”的契机,时光文化与创赛组委会,走出学校,与地方党政班子进行走访、交流,以期能对古村落进行保护、修缮和提升。在政府事务上,时光文化还强化与杭州市钱塘新区社事局的合作,在非遗传承与保护、游走钱塘工业游等板块达成合作,将共同推进高校与地方政务合作进行尝试性探索。“高校校园书店是校内外的资源嫁接的桥梁。高校需要政府口的资源聚合的导入,政府也需要高校去落实相关工作内容的传递。正是基于这种两边拉一拉推一推的‘中间人’角色,也给了时光文化大量全新的视野和机遇。”崔琦说。

分享到: